当前位置:广东大鑫豪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搞笑面子和里子
面子和里子
2022-08-22

王老板是枣庄一带小有名气的粮食贩子,民国初年,枣庄煤矿开采已很有规模,当地富户也较多,对香油需求较大,王老板就专做芝麻生意,为香油店铺提供原材料。

可是这一年,鲁南、豫东大旱,芝麻几乎绝收,王老板也断了货源。正发愁之时,王老板听说南边的安徽旱灾较轻,就带领几个雇工,赶着马车到安徽去收购芝麻。可到了安徽才发现,灾情也不轻,跑了几天收获寥寥。

这天中午,他们奔波了半天,又饿又累,坐在一棵大柳树下休息,拿出随身携带的大饼充饥。山东大饼很脆,吃的时候,难免会有一些碎屑掉在地上,恰巧有一个捡粪的老头也在树下休息,见有些碎屑掉到了地上,老头就蹲下来,用手指沾唾液,把那些碎屑粘起来吃。王老板看着有些痛心,说:“老人家,你别捡了,我送一张大饼给你吃。”

那老头抬头说:“多谢了,我中午吃得饱饱的,不需要你的大饼。”王老板冷笑说:“既然吃饱了,你怎么还捡地上的那些碎屑吃?”老头一脸严肃,说:“它们虽然掉在地上,可还是粮食啊,古人说过,粮食吃了不疼糟蹋疼,不捡就糟蹋了。”王老板听后一惊,忙说:“老人家说得有道理。”

一问一答,两人就唠上了。老头问王老板是做什么买卖的,王老板说是贩卖芝麻的,然后叹气说:“这几年山东、河南、安徽收成都不好,绝大部分土地都种了红薯、黑豆、高粱这些用来充饥的粮食,芝麻很少有人种了,今年大旱更是雪上加霜,我到安徽几天了,才买了不到十斤芝麻。”

老头听后说:“不瞒你说,我家中还有一些芝麻等着出售呢,你可以去看看。”王老板问有多少芝麻,老头说:“你这马车恐怕装不下。”王老板上下打量老头一番,老头身上的衣服虽还干净,但满是补丁,还背着一个捡粪的粪篓子,一看就是一个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农民,这样的人家一般是不会种芝麻这样高档的作物的,于是就说:“老人家,我是做生意的,可开不得玩笑。”老头说:“我还要去捡粪呢,哪有时间和你开玩笑?”王老板看老头一脸严肃,不像开玩笑的样子,又想反正自己也买不到芝麻,到老头家去看看又何妨?

王老板一行赶着大马车,随老头走了三里地,来到一户大宅子前,老头说:“到家了。”王老板定睛一看,好家伙,方方正正的大院子,纵横十余排房子,一看就是有钱人的住处。王老板忙赔笑说:“我狗眼看人低,待会儿你跟你东家多美言几句,让他多卖些芝麻给我。”老头笑而不答。

进了门,一个长工模样的人接过老头的粪篓子,说:“东家,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?”老头说:“今天有生意,待会儿你带这位客商到后院粮仓去看看芝麻,我去换身衣服。”待老头走后,王老板才结结巴巴地问长工:“他、他是你们东家啊?”长工说:“是啊,他是我们东家,也是我们灵璧县数一数二的大东家。”王老板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长工打开了仓门,仓库里堆满了一袋袋芝麻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。王老板非常高兴,出的价钱自然也高,双方很快谈拢了生意,接着就过秤、装车,不长时间,大马车就装满了芝麻。见天色将晚,老头盛情招待了王老板,席间,还达成协议,剩下的芝麻还以同样价格卖给王老板。

枣庄城那些油商们正为没有芝麻发愁呢,王老板载来的一大车芝麻正巧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,这也让王老板赚了个盆满钵满。芝麻脱手后,王老板打算趁热打铁,第二天吃过早饭再去安徽。

等雇工们睡下,王老板数着那半袋子袁大头兴奋得睡不着觉,他转念一想,自己当初狗眼看人低,可老头一点都不介意,还那么热情地招待自己,觉得很是亏欠,这次再去老头家可不能空手,要有所表示才说得过去啊!

老头家那么富足,给他带些什么呢?突然间,王老板想起了一个细节,就是那天晚上老头招待自己的时候,虽然是大鱼大肉、丰盛无比,但所有的饭菜都是用黑陶制的餐具盛的。在枣庄,凡是条件中等以上的家庭都用白瓷制的餐具,只有那些特别贫困的家庭才用便宜的黑陶餐具。王老板猜想安徽北部没有瓷窑,所以老头家还在用黑陶餐具,如果给他带去一些白瓷的餐具,老头一定会喜欢。想到这儿,王老板打定了主意:明天早起先赶到北边的定陶县,给老头家买一套上等的白瓷餐具。

一大早,王老板一行来到了一个大窑厂,王老板亲自挑选了一套上等的白瓷餐具,精心包装好放在马车上,然后又调转车头,马不停蹄地向安徽奔去。

到了老头家后,王老板让雇工把餐具搬下来,对老头说:“大东家,我看你家还在用那些黑陶餐具,就给你带来一些山东产的白瓷餐具,希望你不要嫌弃。”老头没说什么客气话,就让长工把餐具搬进厨房。

待芝麻装上马车之后,老头当然还要招待王老板一行。王老板走进餐厅一看,饭菜已经摆在桌子上了,清一色崭新的白瓷餐具,亮晃晃的。王老板一看大喜,他万没想到老头会这么喜欢白瓷餐具,办事效率又这么高,刚送过来,当天就用上了。等开始就餐时,王老板却皱起了眉头:今天吃的都是一些清水煮的白菜、萝卜、土豆,还有荒年用来充饥的红薯叶子和麦糠等东西,与上次吃的真是天壤之别。王老板虽有些不情愿,但碍于面子,勉强也吃了一些。

用完餐,老头请王老板到客厅喝茶,老头问王老板:“掌柜的,今天这顿饭吃得怎么样?”王老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说:“还好,能吃得饱。”老头一听,“哈哈”大笑,说:“我怕你没吃饱吧,这顿饭和上次那顿相比怎么样?”

王老板说:“恕我冒昧直言,比不过上次那顿饭。”老头又是一阵大笑,说:“我还以为白菜、萝卜盛到白瓷的餐具里就会有鱼肉的味道了呢,看样子不能啊,餐具是面子,饭菜是里子,里子到什么时候都比面子重要啊!”

王老板听出了老头这句话的弦外之音,连忙起身行礼,请老头指教。老头正色说:“既然饭菜的味道是由它们本身决定的,与餐具无关,那为什么还要用昂贵的餐具呢?”

看王老板还是一脸的迷茫,老头上前拉着他的手说:“你上次要给我一张大饼,我就看出你是个可交心的朋友,但从一些事上也看到你有浮華的毛病,就是做事太看重外边的面子,这样弄不好会栽跟头的,我就特意安排了这顿饭,想告诉你,无论什么时候,都不要去追求那些表面的虚华而忘记勤俭的本质。”说到这儿,老头拍拍手掌说:“把饭菜端到这儿来吧!”大盘的鱼肉端上来了,虽是用黑陶的餐具盛着,但还是那么香气诱人!

王老板如梦初醒,从此谨记老头的训诫,慢慢也发了家,成为当地有名的大富豪。

(发稿编辑:曹晴雯)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